扑克王中牌一件笔洗,铭记“白纸显字”岁月

文章正文
2021-05-19 01:32

内容提要:在革命形势严峻的年代,扑克王中牌革命志士不得不转入地下工作,他们收到机密文件后,可能需要用笔蘸取药水在上面涂抹,通过化学反应才能让文件内容显现。天博珍藏的这件笔洗就是用来清洗这种药水笔的。

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

李季达的笔洗 天津博物馆提供图片

  天津北方网讯:在革命形势严峻的年代,革命志士不得不转入地下工作,他们收到机密文件后,可能需要用笔蘸取药水在上面涂抹,通过化学反应才能让文件内容显现。天博珍藏的这件笔洗就是用来清洗这种药水笔的。

  纸上本无字,沾水别有洞天。谍战片里常见的“白纸显字”情节是否有现实版?

  天津博物馆历史研究部副主任刘翔揭晓答案:“在革命形势严峻的年代,革命志士不得不转入地下工作,他们收到机密文件后,可能需要用笔蘸取药水在上面涂抹,通过化学反应才能让文件内容显现。天博珍藏的这件笔洗就是用来清洗这种药水笔的。”

  笔洗,涮洗毛笔的器具。天博典藏的这件笔洗,圆口、浅腹,瓶身分布的灰瘢,仿佛岁月留下的泪痕,引人重返荆棘遍布的历史现场;温润如玉的白瓷,在灯光下泛着光泽,映衬着它的主人高洁的品格,辉映着革命先烈李季达短暂而光辉的一生──

  李季达,1900年1月10日出生于四川省巫山县(今重庆巫山),中共早期革命活动家。他1920年赴法勤工俭学,1922年加入“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”,1924年转为中共党员,成为中共旅欧支部法国支部的成员。1925年6月出任中共天津地委书记,与于方舟等一起组织天津人民开展反帝爱国斗争。

  这件笔洗具体何时启用,已难以考证。刘翔说,如今根据功用推测,它应该是李季达在无法公开活动时使用的“武器”。

  时光回到1926年3月,天津,满城风雨。城头刚刚换上奉系军阀的旗子,革命党人便遭到了疯狂镇压。面对复杂形势,李季达主持天津地委会议,决定党团停止公开活动,转入地下工作。

  1927年,“四一二”反革命事变爆发后,革命形势更加严峻,处处血雨腥风,一批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惨遭杀害。

  子夜阴沉,山雨欲来。这天,天津法租界浙江兴业银行总行第一号保险柜里存入一个白布包。在寄存者眼里,这是比生命更重要的物品,包内装着党的重要文件和全天津市党员的名单……当时,李季达清楚地意识到危险在一步步靠近,他不顾个人安危,除了妥善安置上述文件外,还转移了地委机关,保证了党组织安全。

  这一年,中共顺直临时省委成立,李季达任省委宣传部部长、工人部部长兼天津市委书记。8月,由于叛徒出卖,李季达与同样开展革命工作的夫人王贞儒同期被捕。身陷囹圄的李季达被严刑拷打,仍坚守党的秘密,铁骨铮铮,宁死不屈,11月英勇就义。

  当年的《益世报》,记载了这位革命先烈牺牲前的壮烈情景,李季达“立在车上,大声呼打倒军阀,坚持到底……”他的演说“气壮山河,怒发冲冠,持续一个多小时……津埠人民无不为之感动”。

  转年初,王贞儒被多方营救出狱。得知丈夫牺牲,她把锥心悲痛藏于心中,继续坚持地下工作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王贞儒执笔写信,“季达,我非常非常思念你,我们的革命已经胜利了……”

  革命胜利,阳光普照。“曾经在黑暗中承担秘密任务的笔洗‘退役’,于1959年入藏博物馆。”刘翔感慨,如今,英烈战斗过的地方早已换了人间,但浩然英雄气长存天地间,笔洗背后关于信仰的故事必经久流传。(津云新闻编辑刘颖)

文章评论